心上莲花:机深祸亦深

0
(0)

《阅微草堂笔记》记载,清乾隆初年,河北献县有位胡姓大户人家,算得上是财雄一方,就称之为胡大户吧。邻村有位名叫张月坪的老儒生,家里的长女长得如花似玉,“殆称国色”。胡大户一见倾心,从此念念不忘。

那时读书人很重名节,张月坪为人又“端方迂执”,估计是断然不会答应女儿给人当小妾的。胡大户这人心机深,藏得住事。他反复思量之下,绝口不提起。他请张月坪到家中当私塾先生,教自家子弟读书。张月坪父母的灵柩在辽东,受经济条件所限,一直无力运回,这是他一块长久的心病。一次宾主闲聊,偶尔言及,胡大户慷慨助资,运回灵柩,又送了一块地给张月坪安葬父母。后来张月坪家又出了个大事。有人暴死在他家地里,而恰好死者与张月坪是有宿仇的,官府首先就怀疑是张月坪所为。危急之中,胡大户出面了,花钱走路子,终于将这事摆平了。

但时间长了,这件事还是毫无头绪,胡户渐渐等得不耐烦了。有一次,张月坪的妻子带着女儿回娘家小住几日,张月坪告假回到家中,照料三个年幼的儿子。这时也不知胡大户是临时起意,还是早就等着这个机会。他暗中安排人,夜深人静时,将张月坪的家门从外面锁住,纵火烧房,张月坪与三个儿子全都烧死在了屋里。事后,胡大户装作很震惊的样子,帮着料理后事,安葬逝者,收留遗孤。这件事做得是滴水不漏,当时大家都以为是失火所致。

张月坪的妻子与女儿自然是对胡大户感恩戴德,“竟依之为命” 。有人来做媒说亲,张妻必先与胡大户商议。胡大户明里帮着出主意,暗中百计阻扰,时间久了,渐渐流露出想要这个女儿做妾的意思。张家女儿虽然不愿意,但受人恩深,且孤儿寡母的,别无所依,也就答应了。

胡大户纳妾一年多,生了个儿子,取名叫胡维华。张家女儿生完孩子,不久就得病去世了。生下来的小儿子倒是聪明伶俐,胆识过人。一晃很多年过去了,当年的一切都归于岁月的尘埃,这事可以说是盖棺定论了。“因果”二字,就像那天边的浮云,与这一家子似乎没什么关系。

前面提到了,胡大户与张家女儿生的那个儿子名叫胡维华。了解清史的人应当对这个名字不陌生。他以邪教聚众谋反,在河北献县聚集兵力,准备兵分两路,一路入北京,一路入天津。事成则称帝坐天下,事不成,退回天津,然后乘船出海而去。这事消息走漏,胡维华随之就被朝廷派兵围剿了。拉杆子造反是什么罪行?这后果自然是不言而喻。

这个事到了这一步,才算是真正尘埃落定了。当年胡大户那么深的心机,那么周密的谋划,丝毫不露痕迹。只是瞒天瞒地,却瞒不过因果。那时为了得到人家的女儿,用尽心机给张家制造出灭门惨案,现在正是这位张家女儿生的孩子给他带来了灭族之祸。《水浒传》有句话:“量大福也大,机深祸亦深。”信哉斯言!

更多阅读: 三方代收 银商

这篇文章有用吗?

点击星号为它评分!

平均评分 0 / 5. 投票数: 0

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!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。

一颗菩提心,一次关爱之旅

讲真的,在加入三级修学之前,我对佛教几乎 Read more

听导师讲那过去的事情

《导师在鹿野苑的开示》是很难得的一课。当 Read more

君子之接如水,小人之接如醴

【故君子之接如水。小人之接如醴。君子淡以 Read more